咨询热线:0532-81762299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156-1052-1168

移动电话:156-1052-1168

传真:

E-Mail:gkqce006@126.com

地址:青岛市城阳区黑龙江中路12号国开中学校内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活动 / 学校新闻NEWS CENTER 资讯活动

老师说 |学在澳洲,我在国开QCE成长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平台 作者:国开国际部QCE 发布时间:2021-06-04 字号: 

写在前面

走出校门,又投身于校园,新的角色,新的责任,新的感悟。

在从学生到教师的转换中,我一直在寻找教育的真正含义,一直在思索有效的“教”与“学”的方法,一直在努力成为孩子们的“良师”和“益友”。

从澳洲回到中国,我在反思教育上的区别,尝试有机的结合,思索创新的实践,这一切的投入,皆源于内心的热忱和投入。

接下来的日子,我将以一颗求知的心,走进我的伙伴们,聆听我的学生们,汲取更多的能量,保持初心。在未来无数的课堂上,我将和我可爱的伙伴们和孩子们,一起播种,一起成长。





Wendy 宋若玮

教师

教授课程:对外汉语,QCE中国文学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硕士,主修应用语言学专业,对第二外语习得与教学,跨文化交际学有深刻的理论研究。在澳期间一直从事汉语教学,对中文语法、汉字、文化及文学等方面有丰富的教学经验。

在课堂中注重运用多种教学方法,以学生为主体,充分调动学习兴趣,发掘学生的潜力,培养学生的创造力与合作精神,让学生享受其中,在学习中获得全方位的发展。课堂气氛活泼,与学生关系融洽,是一位与学生同筑梦,共成长的引路人。



Wendy老师在夏令营教授英语写作课,

与学生制作单词卡片。


“海归派”到“本土化”,我与学生共成长

研究生毕业回国,我有幸加入了国开QCE的大家庭。加入国开QCE,有两个主要的原因。

一是因为从小对教育事业的的向往,并且想继续投身于教育行业,二是因为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进行了两年多的教育专业学习,希望将自己在澳洲所学所思所想带回国内,为我们的孩子带来一些新的启迪。

作为一所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海外高中,我们一直贯彻昆州的教学大纲,结合中国高中教育的国情以及中国学生独特的学习方法和习惯,因地因时地教授我们的学习目标,以帮助学生达到最佳的学习效果。在这一年多的教学实践中,我从一个“海归派” 教学新手,逐渐成长为一个本土化的国际学校的老师。接下来,我将从两个方面分享一下在国开QCE我的实践和反思。



Wendy老师在春游中与学生合照。

刚刚开始教学的时候,我担任了毕业班QCS 考试的任课老师,主要负责帮助学生复习备考昆士兰州大学入学考试,这门科目时间紧,任务重,难度高,不管对学生还是老师,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在这门科目中,需要学生综合运用各学科的知识,创造性地表达自身观点,知识的理解应用,联想,创造性表达等,这就对学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因此,如何将这样的课程讲得生动易懂,提高学生的参与度和增强学习的成就感成了老师们的首要任务。

与澳洲学生不同的是,咱们中国的孩子较多地关注学习的结果,我常常收到这样的问题:“老师,我如何才能通过考试?是不是不断刷题就能通过?”意识到学生们功利性和速成的心理后,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问题,要想在提升学生考试成绩的同时,逐步提升学生的综合能力,就得在教学中调整教学方式。我通过增强小组合作与竞争,学生个人展示,来强化学习过程中的能力提升和知识积累,最终促进个人能力和成绩的提升。

Wendy老师在澳洲昆士兰大学求学的照片。

Wendy老师曾在澳洲教授学生对外汉语科目。

一开始学生们参与teamwork的积极性和表现力都不高,很多人认为是在浪费时间,但是我还是继续坚持group presentation 这种学习方式。为了避免某些学生逃避小组合作,我加入了peer feedback,并且借鉴澳大利亚高中课堂小组合作的评估标准,对各小组成员分工,各成员任务完成度,小组沟通与合作的效果以及问题解决的情况进行评估,直观地评价小组合作的成果。

经过第一阶段的调整后,加入同学的评价和小组之间的竞争后,小组presentation有了质的提升,小组成员分工更加合理,避免了分工不平均的现象,组员根据个人的能力进行相应的任务,通过组内合作和师生沟通,解决个人疑难问题,在呈现报告的同时,深化理解基础的学科知识,并且锻炼表达能力。完成小组报告的任务后,很多学生一脸骄傲:“我都能给别人讲明白了,这块儿内容肯定没问题了!”

其实在澳洲的学习过程中,我的教授一直赞赏"discovery-based learning"的教学方式,引导学生发现问题,尝试解决问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局限性,然后针对性克服,这种发现性和探索性的学习方法会引导学生在日后的学习过程中学会自主地解决问题。

我认为这种教学方式和中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颇为相近,但因为有了更为明确的考核方法和标准,能让学生更为直接地掌握该技能,并能在完成任务的同时获得成就感。



“Learn from the practice.”

第二学期,我开始教授基础年级的英语学科。对于国际学校的学生,英语是他们学习的必备工具和技能,因此增强英语基础和能力是教学的重心。

考虑到基础年级学生们的英文水平,我从扩大词汇量,夯实基础语法,培养英语技能三个方面入手。在澳洲,高中老师们对于机械性记忆和背诵是非常不支持的,他们鼓励掌握知识之间的潜在联系,然后将这些知识应用在实践中, 所谓learn from the practice。 一开始,我试图将这些植入到我的ESL 课堂,但是这样的方式对于部分中国学生来说有些水土不服。

我总结了几个原因,一是因为英语作为一门外语,本身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率有限,大部分学生很难在生活中运用英语,因此设计与学生生活息息相关的authentic tasks 比较困难。其次,中国的学生习惯老师主导的课堂教学,对于学生为主导的学习方式较为陌生。因此“learn from practice”需要进行一些本土化的调整以服务于我们的课堂。




在学校的2020教育戏剧节中,

Wendy老师参与话剧的演出。


多形式多方法,教学求新求变

国开QCE,外教是不可或缺的资源,因此我鼓励学生和外教沟通,从与外教的沟通过程中潜移默化习地英语,在和外教聊天,了解他们在中国的生活来加深文化体验。

在ESL 课堂上,我主要采取任务型教学法和游戏教学法。例如,我在课上会采取brain storming 和 word family 的游戏,帮助学生们建立英语单词网络,构建英语基础部件的基础,帮助学生有意义地记忆单词。


Wendy老师运用生动的图解、捕捉关键词

分析英文听力策略,让英语单词学习不再枯燥

记得有一次,在学习描述外貌的词汇时,我提供了同学们和老师们的照片,引发了同学们的激烈讨论,她们通过brain storming 联想出各式各样有联系又有区别的词汇,经过这种游戏之后,再通过目的性地讲解和练习,学生单词量有了量的积累。



2020毕业典礼中,Wendy老师

与毕业生在红毯合影留念。

同时我也结合中国英语教学中词根和词缀的方式,不同的是,我们强调有意义记忆,给出大量词汇输入,让学生归纳总结它们的意义,然后进行造句,甚至让学生自己造词,提出假说,然后验证猜想,这种方式激发学生探究的积极性,也将枯燥的单词学习变得趣味十足。此外,学校的词汇大赛和spelling bee等活动也有效地帮助学生夯实词汇基础。这短短一个学期,学生们单词量和学习方式都有很很大的转变,从中,我看到了希望,也获得了慰藉。

Wendy老师与同学们一起为过生日的学生庆祝生日。

不得不说,这短短一年的教学实践,有成功,有失败,有欣喜,有沮丧,但是不变的是一只在探索合适的方式,一直在改变。

在国开QCE,有经验丰富的老师,有富有想法的学生,在这个大家庭,我们肩并肩,一起成长,我一直坚信默默耕耘,静待花开。希望我的成长终结出美好的果实。谢谢!



欢迎关注学校视频号

青岛国开中学国际部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政府“海外学校”项目,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政府教育部根据国家法律,在海外实施本州中小学课程教育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全新模式,是西方政府官方办学项目。